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聲文藏

转载的是知识,传递的是信息。

 
 
 

日志

 
 
 
 

一的法则 - 卷1 - 7.第七场集会  

2014-09-20 22:2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RA, 第七场集会
1981年1月25日

RA: 我是Ra, 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与你们通讯.

发问者: 你上次提到星际联邦有许多成员, 有哪些服务途径, 或服务种类提供给联邦的成员?
RA: 我是Ra, 我假设你指的是我们联邦可以提供给人的服务, 而不是提供给我们使用的服务. 我们所能提供的服务相等于呼求的平方* 除与 尚未领悟万物合一的自由意志.
(*注:原文写做square, 但其实这个字眼并不恰当, 随后章节会有更进一步的说明.)

发问者: 从这点, 我假设你目前与地球接触的困难来自于这里混杂的人种, 有些觉察到合一, 有些则没有, 因为这个原因, 你不能公开给予你们存在的证据, 这样说对吗?
RA: 我是Ra, 我们必须整合你们社会记忆复合体的所有部分, 因为你们目前还在幻象的分离型态中, 整合的结果可以视为我们所能服务的极限. 我们很幸运, 因为服务法则(Law of Service)将呼求的欲望乘以平方, 否则, 我们无法在这个时空点存在, 简短地说, 你基本上是正确的. “不能”并不是我们对你们的基本思考态度, 毋宁说是考虑最大的可能性.

发问者: 乘以平方, 你的意思是如果有10个人呼叫, 10的平方是100, 就得到100的服务?
RA: 我是Ra, 这并不正确, 平方总合是依序从1, 2, 3, 4 做加倍运算.

发问者: 如果地球上只有十个人需要你的服务,使用这个平方法则, 你如何将会计算他们的呼叫?
RA: 我是Ra, 我们会从1开始, 依序加倍10次.

发问者: 计算的结果是多少?
RA: 我是Ra, 结果有些难以传递, 答案大约是1012, 因为呼叫的个体有时候并未完全统合在一致的目标中, 因此乘幂的总数会稍微减少. 其次 经过一段时间, 会产生统计上的损失*.
(*注: 询问原作者之后, 小弟觉得平方法则应该改名为2的n次方法则, 就容易理解多了, 210= 1024, 1024 – 12 = 1012, 12就是Ra所谓的统计损失 ^_^ )

发问者: 目前在地球上, 有多少人正要求你的服务?
RA: 我是Ra, 目前我个人被35万2千人呼叫; 在整个存在个体的范围里, 星际联邦则被6亿3千2百万人所呼叫, 这些是简化过的数字.

发问者: 对那些数字你能告诉我应用2的n次方法则的结果是什么?
RA: 我是Ra, 计算这些数字是没有意义的, 数字会非常庞大, 无论如何, 它们购成一巨大的呼叫, 我们全体都能感觉到, 听到那压倒性的忧愁, 急切需要我们的服务.

发问者: 呼叫的数量要到什么程度, 才足以使你们公开地来到地球? 需要多少地球个体呼叫联邦?
RA: 我是Ra, 我们并不以呼叫的数量来计算光临地球的可能性, 而是以整个社会群体的共识来决定. 迄今, 只有孤立的个案曾发生* .
在这些个案中, 服务造物者的社会记忆复合体看到这个机会, 然后在土星议会上提出计画, 如果议会通过这提案, 地球被隔离的状态会被暂时解除.
(*注: 意指幽浮史上曾发生的一些接触个案.)

发问者:关于星际议会(Council), 我有个问题: 成员有哪些人, 以及议会是如何运作的?
RA: 我是Ra, 星际议会的成员有的是来自星际联邦的代表, 有的是来自你们的内在次元 负责你们的第三密度. 名字并不重要, 因为他们没有名字. 你们的心身灵要求名字, 因此在许多情况, 成员会使用与自身调和的振动音当作名字. 然而, 名字这概念并不存在于星际议会中. 如果你们需要名字, 我们会尝试说, 虽然 并不是所有成员都有一个选定的名字.
恒常参与星际议会集会的主要成员有9位, 但其中人选不定期会更换以保持平衡, 为了支持这议会, 有24位个体提供他们的服务, 这些信实的个体看顾着议会, 他们被称为守护者(Guardians).
星际议会的运作方式, 你们会称为心电感应, 与太一或9位的合一接触, 彼此的变貌(distortion)和谐地调和在一起, 好让一的法则能轻易地蔓延.
当一个需求的思想升起, 议会保持这需求的变貌, 然后加以平衡, 最后建议应该采行的适当行动, 这需求包括:
一, 许可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进入星际联邦.
二, 提供协助给哪些不确定如何帮助自己社会群体的人, 前提是他们的呼求符合
一的法则..
三, 议会内部需要裁决的问题.
上述是议会显著的任务, 如果他们有任何的怀疑,可以连络那24位守护者, 然后他们会提供 共识/判断力/思考过程给议会做参考. 然后议会再做进一步考量.

发问者: 你提到了九位坐镇议会的成员, 这’九’跟这一本书中提到的’九’是一样的吗? (发问者手指向Uri 一书.*)
(*注: 跟原作者查询后, 得知这本书 URI 由Andrija Puharich 在70年代撰写, 在
Amazon.com 可以找到二手书. 目前已经绝版.)
RA: 我是 Ra 。 九人议会的信息以半纯粹(semi-undistorted)的形式存在于两个主要来源, 一个叫做Mark, 另一个叫做Henry.

发问者: 你提到的两个名字, 全名是否为Mark Probert与 Henry Puharich?
RA: 我是 Ra. 你是正确的.
发问者: 我对于UFO 与地球的接触很感兴趣, 我个人以为这是一种外星广告. 在过去30年间, 星际议会似乎曾多次解除地球的隔离状态, 这似乎是一种广告形式, 好让更多人得以觉醒, 我说得对吗?
RA: 我是 Ra. 我们需要一些时间解开你心智的概念, 将你的询问重组为适当的形式, 请忍耐我们一下...
首先, 在你所提的时间范围内, 土星议会并没有多次允许隔离状态之解除, 确实
有些外星人降落, 他们来自猎户星座群(the group of Orion).
其次, 土星议会并未允许外星人居住在你们之间, 但曾允许一些外星人以思想型
态出现在一些有眼看见的人面前.
第三, 你假设我们在做广告的想法是正确的, 当第一个核子装置被开发使用的时候, 星际联邦允许成员看顾你们人类, 因此发生一些神秘现象, 我们希望能藉由这些现象让你们觉察到无限的可能性, 唯有当你们人类掌握无限的观念, 通往一的法则之大门方会开启.
发问者: 你刚才说猎户星座是某些UFO接触的源头, 你能告诉我一些这类接触的事情, 及其目的?
RA: 我是 Ra. 我们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坏/好的动机* , 这个例子是阿尔道夫 (注: 即Adolf Hitler), 他的意图是选择社会中的精英份子, 然后透过各种方法, 来奴役那些他们认为的非精英份子. 这个概念是将一个社会群体的’杂草’去除, 然后纳入帝国的势力中, 这就是猎户群体形成帝国的过程.
他们所面临的问题是由分离概念所引发的随机能量释放, 换言之他们的成员间并不和谐, 这是他们的一个弱点.
(*注: 在RA资料中常常可看到xx/yy的词汇, 可以解释为xx为主, 而yy为反面或对应的部分. 有平衡的意味.)
发问者: 猎户星座团体的密度是什么
RA: 我是 Ra. 如同星际联邦, 群体间存在不同的密度, 在猎户团体中 极少数是第三密度, 大多数是第四, 第五密度, 以及少数的第六密度成员. 他们的数目大概是我们的十分之一, 这是由于灵性熵(spiritual entropy)导致他们的社会群体持续地崩解. 然而他们的力量跟我们是相等的, 一的法则并不偏爱光明或是黑暗, 同时提供给服务他人与服务自身两种群体. 无论如何, 服务他人结果也将服务自身, 对于寻求智能无限的个体而言, 能够保守并和谐他们的心.
透过服务自身来寻求智能无限的人会创造出等量的力量, 但如我们方才说过的, 由于分离的概念导致他们面临恒常的困难, 因为服务自身暗示着以权力胜过他人的想法, 这过程削弱, 甚至解构猎户群体收集到的能量.
我们提醒你注意, 并仔细地思索这件事: 一的法则提供给任何社会群体使用, 只要他们决定共同为某个目标奋斗, 不管是服务他人或服务自身, 一的法则开始运行后, 空间/时间幻象被当做一种媒介提供人们自由做各种选择, 发展可能的结果. 藉此, 所有个体得以学习, 不管他们寻求什么, 所有个体学到相同的东西, 有的进度快, 有的慢些.
发问者: 以猎户团体的第五密度成员为例, 他们在成为第五密度之前, 是处于哪一个密度?
RA: 我是 Ra. 通过密度的进程是连续的, 一个第五密度的社会群体来自于第四密度的收割, 然后许多心/身/灵个体展开融合聚集, 结果有无限多的可能性.
发问者: 我试图了解像猎户星座这样的团体是如何进步的? 比方说, 如果你处于猎户群体中, 选择服务自身, 要从第三密度进展到第四密度, 需要哪些学习?
RA: 我是 Ra. 这将是器皿容量能允许的最后一个问题. 你应该还记得我们曾经提到一些不寻求服务他人的个体依旧能找到并使用智能无限的大门, (注: 请参考第四场集会) 这一点在所有密度中都是真的, 至少在这八度音程宇宙是这样的. 一个生命会被收割是因为他们能看到并享受所在密度的光/爱. 那些找到光/爱, 爱/光 的个体, 纵使无心于服务他人, 依据自由意志法则(Law of Free Will), 有权将这 光/爱使用在任何目的上. 此外, 有些研究系统允许分离的追寻者进入这些大门.
这种研究跟之前我们提过的方法同样困难, 但还是有人以坚忍不拔的精神追寻这条路径, 就好象你渴望追求服务他人的困难路径. 对于一的法则而言, 它看待服务自身与服务他人是一样的, 因为所有个体不都为一? 如果你能领悟一的法则之本质, 你会明了 服务你自己 跟服务他人其实是同一件事情的两个面相,
此刻, 我们愿回答你可能有的简短问题.
发问者: 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好增加这器皿的舒适度?
RA: 我是 Ra. 你可以做一些小的调整. 不过, 我们已经能以最小的扭曲程度使用这器皿, 并且不使器皿精力消耗殆尽.
你有更进一步的问题吗?
发问者: 我们不愿使器皿劳累, 多谢你. 我们下次集会再从这里继续讨论.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向前去吧 在太一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天主与你同在.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