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聲文藏

转载的是知识,传递的是信息。

 
 
 

日志

 
 
 
 

一的法则 - 卷1 - 12.第十二场集会  

2014-09-20 22:09: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RA,第十二场集会

1981年1月28日

 

RA:我是拉。我在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我现在开始通讯。

 

发问者:在上次集会,你提到猎户座的十字军坐双轮战车(chariots)来到这里。你是否可以描述一下这种战车?

 

RA:我是拉。双轮战车这个名词被用于古代战争,有它的特定意思。猎户座的载具是这样的形状。首先,瘦长,卵圆形。在光线的照耀下,表面有比银色暗的金属光泽。若没有光线,则呈现火红的颜色。其他载具,包括碟形的,体积较小,直径大约 12英尺。箱形的,每边大约40英尺。还有其他载具可以随意变更形状。通过驾驶员的思想控制这个机制。有不同的文明复合体在这个集团里工作。有些比其他文明更能运用智能无限。这资讯极少被分享。因此,双轮战车的形状与外观极为多样化。

 

发问者:星际联邦是否尽力阻止猎户座战车的到来?

 

RA:我是拉。星际联邦尽力隔离这行星。无论如何,守护者的网络,如同其他形式的巡逻,不管在何等层级,都不能让所有实体都无法穿透这个隔离。因为,如果一个请求是基于光/爱,符合一的法则,就被默许进入。若没有经过请求的程序。有时候会有漏网之鱼。那么隔离也会被穿透。

 

发问者:谁发出这请求?

 

RA:我是拉。你的询问不清楚,请重新叙述。

 

发问者:我不懂星际联邦如何阻止猎户座双轮战车穿透隔离?

 

RA:我是拉。接触的层级位于光-形态(light-form),或光体-存在(lightbody-being),依守护者的振动层级而定。这些守护者扫描你们地球的能量场。测查是否有实体接近。一个接近中的实体会被呼叫,以太一造物者之名。任何被呼叫的实体会沐浴在爱/光之中。由于一的法则的权能,凭借自由意志来服从这隔离。

 

发问者:一个实体如果被呼叫之后,仍不服从隔离规定,会发生什么情况?

 

RA:我是拉。被呼叫之后,仍不服从隔离规定,会发生的事就相当于你走路时,即将撞到一个解释的墙壁,却不停下来。

 

发问者:一个实体如果真的这样做,他的双轮战车会发生什么情况?

 

RA:我是拉。造物者是单一的存在。那些能够侵入隔离边界的生命,其振动层次足以看到那爱/广,并了解到打破该律法(Law)是不可能的。因此没有什么情况会发生。不会产生尝试,也没有冲突。唯一能够穿透隔离的生命,是在你们星球能量场之中出现机会之窗。透过这些窗口,他们来到(地球)。这些窗口是稀少且无法预测的。

 

发问者:这是否可以说明1973年突然出现大量UFO,我们称为“UFO鼓动事件”(UFO flaps)?

 

RA:我是拉。正确。

 

发问者:出现在我们天空的UFOs,是否大多来自猎户集团?

 

RA:我是拉。许多在你们天空可见的物体来自猎户集团。他们送出讯息。有些被倾向服务他人的个体接收。这些讯息被转变成那些个体可以接受的讯息。例如警告未来会发生的困难。这是当服务自我(self-serving)实体碰到这类人所能最大程度做出的。猎户集团发现对他们目的最有帮助的是和那些倾向服务自己的个体做接触。在你们天空中,有许多正向本质的思想形态,属于星际联邦的(影像)投射。

 

发问者:你提到猎户十字军,当他们通过网络时,同时给出科技与非科技的讯息。我想我知道你所指的科技讯息。但他们给的是哪种非科技讯息?我假设他们使用心电感应做接触?

 

RA:我是拉。你的假设是正确的。通过心电感应,他们散播一的法则,伴随着服务自身的变貌。在先进的集团中,备有仪式与练习。并且被书写下来。正如倾向服务他人的个体们写下他们导师要传播的哲学。猎户座的哲学关乎操纵他人的服务,好让他们能体验对其他自我的服务。因此,透过这种体验,得以欣赏服务自我。这些个体成为倾向服务自我,接着再去操控他人,于是他们也可以体验到对其他自我的服务。

 

发问者:这是否就是我们所谓黑魔法的起源?

 

RA:我是拉。这从某方面来说是正确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则不正确。猎户集团曾经帮助所谓负面倾向的心/身/灵复合体。这些个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关心如何服务自身。在你们所谓的内在次元有许多负面倾向的灵体。因此可以作为他们的内在老师或指导者,以及某些追求服务自身的灵魂的占有者。

 

发问者:一个地球上的个体,是否有可能因过于混乱而同时交替呼叫星际联邦与猎户集团?先是前者,再是后者,又回到前者?

 

RA:我是拉。对于未调音(untuned)的通灵者而言,这是完全可能的。同时接收到正面和负面的通讯。如果这个个体混乱的本质仍倾向服务他人,则将接收到末日的讯息;如果这个个体倾向服务自身,在这种情况下,十字军发现不需要说谎,会确实给予他们要传递的哲学。许多你们所谓的接触都曾被混淆。且具有自我毁灭性。因为那些通灵者倾向服务他人,但渴望看到证据。于是向十字军的谎言敞开。抵消了通灵的有效性。

 

发问者:这些十字军是否大多为第四密度?

 

RA:我是拉。大多数为第四密度,正确。

 

发问者:第四密度的实体在正常情况下,我们是否无法看到?

 

RA:我是拉。使用“正常”这个词令问题变得混淆。让我们改变措辞以增加清晰度:第四密度,依靠选择,不被第三密度看见。第四密度成为可见是有可能的。无论如何,一个第四密度实体不会这样选择。因为需要集中(心神),在一个相当困难的振动复合体上,就是你们体验的第三密度。

 

发问者:此时是否有生活在地球上的联邦或猎户实体,并且可以被(肉眼)看见?

 

RA:我是拉。目前没有实体或群体行走在你们中间。然而,猎户座十字军使用两种形态的实体来执行命令:第一种是思想-形态,第二种是某种机器人。

 

发问者:你是否可以描述一下这些机器人?

 

RA:我是拉。这机器人可以象任何生命,他是个构造(construct)。

 

发问者:这机器人是否通常被称为“黑衣人”(Men in Black)?

 

RA:我是拉。这不正确。

 

发问者:谁是黑衣人?

 

RA:我是拉。黑衣人是一种思想-形态的实体。在他们的构成中有一些存在性(beingness)。他们有些特定的物理特性。然而,他们真实的振动本质并没有第三密度的振动特质。因此,他们能够视情况而具体化或消失。

 

发问者:这些黑衣人全都被猎户座十字军所使用?

 

RA:我是拉。正确。

 

发问者:你曾提到流浪者(Wanderers)。谁是流浪者?他们来自何方?

 

RA:我是拉。如果你愿意,可以想象海滩上的沙子。数不尽的沙粒好比智能无限的来源。当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已经获得他对自身渴望的完整认知。他可能作出结论,认定其渴望是要服务他人。籍由伸出他们得手,这是比喻,到任何一个呼求援助的个体。这些实体,你们可以称为忧伤的弟兄姐妹(the Brothers and Sisters of Sorrow)。他们会前往忧伤呼叫的地方。这些实体来自无限造物的各个区域。籍由服务的渴望结合在一起。

 

发问者:他们有多少人目前降生在地球?

 

RA:我是拉。这个数目只是近似值。由于地球迫切需要提升其振动,吸引大量(实体)涌入以帮助收割。目前数量接近6千5百万。

 

发问者:这些(流浪者)是否大多来自第四密度?或者他们来自其它密度?

 

RA:我是拉。少数属于第四密度。绝大部分的流浪者,如你所称,属于第六密度。(流浪者有)服务的渴望,必须心智很纯(purity)。以及你们称之为有勇无谋,或称为勇气。由你们自己判断。流浪者的挑战/危险,在于他可能会忘记自己的任务。与业力发生牵连。因之被卷入大漩涡(Maelstrom)中,(虽然)他原本降生的目的是要避免这样的毁灭。

 

发问者:流浪者中是否有许多人在第三密度有肉体的病痛?

 

RA:我是拉。由于在第三密度与较高密度的振动间有着极度的变动,一般而言流浪者有某种形式的障碍,困难,或有严重的疏离感。这些困难中最普遍的是疏离感。籍由人格上的混乱,企图对抗地球振动的反应,以及身体的病痛。显示调整到地球振动过程中发生的困难。例如你们所谓的过敏症。

 

发问者:谢谢你。我们可以做什么,能让这个器皿更舒适?

 

RA:我是拉。我们要求你们重新校准那些标志物。对于一次的集会,扭曲并不显著。但衡量整个环境,你会发现休息处比正确位置偏移1.4度。就适当的方位角而言,额外偏移0.5度。在目前的时空无须担心这些。但不要允许这些扭曲持续过久。否则我们的接触将逐渐减弱。

 

我是拉。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那么,向前去吧!在太一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天主与你同在。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