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沐聲文藏

转载的是知识,传递的是信息。

 
 
 

日志

 
 
 
 

一的法则 - 卷1 - 23.第二十三场集会  

2014-09-20 21:35: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RA, 第二十三场集会

1981年2月11日

 

RA: 我是Ra,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向你们致意. 我现在开始通讯.

 

发问者: 你昨天提到星际联邦的第一次接触发生在我们的第三主周期, 你陈述你出现在埃及上空的时间 大约与协助亚特兰提斯的时间相同. 你可否告诉我 为什么你前往埃及
以及当你首次到达埃及 你的态度倾向与思考?

RA: 我是Ra, 你说的那个时期那些人选择崇拜鹰头太阳神, 你们所知的声音振动复合体, “霍拉斯”(Horus).
这个声音振动复合体同时也代表了他们对太阳表面(sun disc)的崇拜变貌.
我们被此现象吸引花了一些你们所谓的时间扫描人们是否对于寻求有严肃的兴趣, 如此我们可以协助而不会侵犯(自由意志).
我们发现在那个时候 该社会复合体在其宗教信仰方面 相当地自我矛盾, 因此, 没有针对我们振动的适当呼求. 于是, 在你所知 约一万八千年前我们离开
没有采取行动.


发问者: 你昨天提到你们在那个时候出现在埃及上空, 当时埃及实体们是否能够看到你们在天空中?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发问者: 他们看到了什么, 这个事件如何影响他们的态度?

RA: 我是Ra, 他们看到你会称之为水晶动力的钟型载具.
这个事件并没有影响他们 因为他们坚信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的发生只是世界寻常的一部分, 许许多多的神祈对于超自然事件有强大的控制力.


发问者: 你们对他们显现, 而非隐形, 这其中有个原因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的.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你们对他们显现的原因?

RA: 我是Ra, 我们允许可见度, 因为这并不会造成任何不同.


发问者: 那么那一次 你并没有与他们接触. 你可否回答我刚才问的同样问题, 主题换成你下一次与埃及人的接触.

RA: 我是Ra, 下一次的尝试时间延长了, 持续好一段时间.
我们做这个决定是因为有足够的呼求, 让我们尝试行走在你们人群之中如同兄弟一般.
我们将这个计画摊开在土星议会之前, 提供我们自身为服务导向的流浪者属于直接降临于内在层面的类型 不经过投胎过程. 于是我们出现,以肉体-化学复合体方式显现, 尽可能地陈现出我们的本质, 努力成为(他们的)兄弟 并且花有限的一段时间 做为一的法则之教师, 因为有股对于太阳体日益强烈的兴趣, 这点与我们特别的振动是一致的.
然而我们发现 我们以我们本质所说的每一个字, 人们就衍生出三十种想法, 混淆了我们原先要服务的实体们. 经过一小段时期 我们离开这些实体, 花许多时间尝试了解如何在爱/光中, 以最佳方式服务他们.
与亚特兰提斯接触的一群实体(译注:详情参考第22场集会)曾经思索使用金字塔形状 来达成医疗的潜能. 我们考虑这点并且针对两个地区文化变貌的差异进行调整, 如你所称, 我们再次前往(土星)议会, 提案给议会 主旨是协助埃及区域的医疗与长寿, 以这个方式, 我们希望能便利学习过程同时提供阐明一的法则之哲学.
再次地, 议会通过了.
大约一万一千年前 我们以思想-形态进入 你们的-- 我们更正这个器皿, 我们(在传讯过程)有时会遭遇困难, 由于(器皿)生命能低落的缘故.
大约在八千五百年前, 仔细地考虑这些概念之后, 我们返回, 从未在思想上离开, 到达你们振动行星复合体的思想-形态区域然后花了好几的你们的地球年, 考虑如何适当地建造这些结构.
首先, 大金字塔, 大约于六千年前形成, 采用思想-形态建造. 之后, 容我们说, 我们以较为地方性或地球的材料来建造其它的金字塔结构, 这过程持续大约一千五百地球年.
在这期间, 藉由水晶来启蒙与医疗的信息被给予, 有个被知悉为"易克纳顿"(Ikhnaton)的人当时能够察觉到这个信息而没有显著的扭曲, 容我们说, 在某个时期他翻天覆地就为了实施一的法则, 并且依循启蒙与真实怜悯的医疗变貌 来组织祭司阶层架构. 这个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
在这个实体的肉体从你们第三密度物理层面分解之际, 如我们先前所说(参考第二场集会), 我们的教导很快地被曲解了, 我们的建筑结构再一次地落入所谓"皇家", 或那些拥有权力者的手中.

发问者: 当你提到金字塔医疗, 我假设主要的医疗是针对心智, 是否正确?

RA: 我是Ra, 只有部分正确. 医疗, 如果要生效, 必须是一个没有显著扭曲的漏斗(funneling)
好让内流(in-steaming)得以透过灵性复合体进入心智之树. 心智的某些部分阻挡流到肉体复合体的能量, 在每一个案, 每一实体中, 阻碍都有些许不同.
无论如何, 需要激活灵性信道(channel or shuttle)的感官, 如此不管阻碍是从灵性到心智 或从心智到肉体
或只是单纯地一个随机且纯粹的肉体伤害, 医疗都得以实行.

发问者: 当你们开始使用思想建造位于吉沙的金字塔, 在那个时候你是否与具肉身的埃及人有接触 他们是否观察到这个建筑物?

RA: 我是Ra, 在那个时候我们并未与你们具肉身的实体们有亲近的接触, 我们响应一般性具有足够能量的呼求 在特定的地点进行有益的行动.
我们将思想送给所有寻求我们信息的人们.
金字塔的外观是个巨大的惊奇, 然而 它被小心地设计它出现的时机恰好与一个伟大建筑师的降生一致. 这个实体稍后被塑造成一位神祈, 一部分原因跟这个事件有关.

发问者: 他们给这个神祈取什么名字?

RA: 我是Ra, 这个神祈有个声音振动复合体, "印和巅"(Imhotep).

发问者: 关于金字塔的整体成就你可以告诉我什么? 我了解在促成意识的提升方面金字塔并未成功达成原本希望的目标, 但金字塔一定带来某方面的成功.

RA: 我是Ra, 我们要求你记住我们是忧伤的弟兄姊妹, 当一个人从忧伤的境界被解救到达看见太一造物者的境地, 失败的观念就不存在.
我们的困难在于更正 我们先前尝试帮助这些实体而产生 一的法则之扭曲, 这是我们的荣誉/责任. 这些扭曲被视为责任而非失败; 极少数人被激励而开始寻求, 那是我们尝试的唯一理由.
因此, 我们或许处在一个矛盾的位置, 当一个人看到一个亮光, 我们就是你所称的成功; 当其它人变得更为忧伤及困惑, 我们就是失败. 这些都是你们的用语, 我们坚持地寻求(为人)服务.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易克纳顿肉身死亡后 他发生什么事?

RA: 我是Ra, 这个实体随后经历一连串的医疗并回顾他的一生 对于第三密度的体验而言 是洽当的. 这个实体有一些倾向权力的变貌因为致力献身于一的法则而舒缓这种现象. 于是这个实体决心进入一系列的投胎(incarnations) 让它没有倾向权力的变貌.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在易克纳顿的时代 埃及人的平均寿命是多少?

RA: 我是Ra, 这些人们的平均寿命大约是35到50岁, 当时 有许多你们所称的肉体疾病蔓延.

发问者: 你可否告诉我这些疾病的成因? 我想我早已知道, 但我想在这个时机由书本来陈述这件事是好的.

RA: 我是Ra, 这个现象, 如我们先前提到, 以一的法则的角度来说 并不特别有教育意义. 无论如何你所知道的埃及土地 当时的生存条件为高度地蛮荒, 你所称的尼罗河(Nile)常常洪水泛滥 退潮之后提供肥沃的土壤却也成了孳生疾病的温床 然后由昆虫携带这些病原体到处散布. 此外, 食物的准备方式允许疾病的形成. 同时不干净的水源也带来许多问题其中的微生物造成疾病的发生.

发问者: 我真正想询问的是疾病更基本的成因 而非它传递的机制, 我想追溯到那造成疾病的思想源头. 你可否简短地告诉我, 假设地球人们长期以来减少对一的法则之思想, 是否会创造出我们称为的疾病状态? 这样说正确吗?

RA: 我是Ra, 这是正确且观察敏锐. 你, 做为一个发问者, 现在开始穿透外层的教导.
在这个特别社会产生的疾病 其根本原因不在于敌对的行为 虽然, 容我们说, 有这样的倾向. 毋宁说是金钱系统的形成以及一个非常活跃的贸易活动以及发展那些贪婪与权力的倾向; 于是某些实体奴役其它实体 在每个实体心中对于造物者有了误解.

发问者: 我了解, 如果我是对的, 南美洲接触(contact)也在那个时候进行. 你可否告诉我你们与南美洲接触的本质 对于该次接触的态度, 相关细节, 对于该次接触的计画, 以及为什么人们在南美洲被接触?

RA: 我是Ra, 这将是此次集会的最后一个完整问题. 那些行走在你们南美洲的(星际联邦)实体们 被相似的渴望所呼求, 也就是当地的实体想要学习关于太阳的显化.
他们崇拜这个光与生命的源头.
于是, 这些实体被与我们相似的光之存有所造访. 教育训练被给予跟我们的(埃及实体)相比 他们的接受程度较高 且扭曲程度较少.
这些实体他们自己开始建造一连串的地下与隐藏的都市包括金字塔建筑.
这些金字塔跟我们发表的设计有些不同. 无论如何, 原始的想法是相同的加上渴望或意图创造冥想与休息的地方, 一个感觉到太一造物者临在的地方, 于是这些金字塔为所有人们所有, 而不仅是给入门学生(initates)及那些需要被治疗的人.
当他们发现计画可靠地运行着 他们离开这个密度, 事实上, 整件事曾被记录下来.
在接下来的大约3千5百年 这些计画虽然有被扭曲一些, 在许多方面都算是接近完成的状态.
因此, 为了打破隔离, 那些曾帮助南美洲 沿着亚马逊河一带实体的 (星际联邦)实体 前往土星议会 请求第二次尝试
目的是亲自更正在他们计画实行过程中产生的一些扭曲. 这个请求被允许了, 这个实体或社会记忆复合体返回 一个实体被捡选为使者来到人群中再一次地更正错误.
再次, 所有事情都被记录下来 然后该实体重新加入其社会记忆复合体并离开你们的天空.
如同我们以往的经验 这些教导, 有大部分被大大地曲解, 严重到后期以人体活祭 而非医疗人类. 因此, 这个社会记忆复合体也被给予荣耀/义务停留与此直到你们人群的扭曲完全被了解, 厘清为止.
在我们结束之前 是否有任何简短性质的询问?

发问者: 有什么我们可以做的使这器皿更舒适? 由于你陈述 她的能量似乎蛮低的, 是否可能在今天举行另一场集会?

RA: 我是Ra, 排列状况一切良好.然而, 这个器皿离开出神状态后 在日间休息对它有帮助.
我是Ra, 我现在离开这个器皿, 我在太一无限造物者的爱与光中离开你们, 那么 向前去吧! 在太一造物者的大能与和平中欢欣鼓舞. 天主与你同在.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